感悟人生的经典文章

导语:我感到浑身冰凉,真是悔之莫及,我恨不得把自己这张作孽的嘴用胶布封了算了。你当年吃煤块不也照样活吗?

自尊、面子,没有吃饱饭之前有这玩意儿吗?吃是人生存的最基本条件,“对于一个饿得将死的人,一碗麻风病人吃剩的面条,是世间最珍贵的东西。当然也有宁愿饿死也不吃美国面粉的人,但人家是伟人。”

吃人嘴短的意思很明白,仅仅有这点意思简直不算什么意思。我的意思是吃人一棵胡萝卜所蒙受的屈辱怕用一棵老山参也难洗清。
我傻瓜一样混进了首都北京之后,恨不得见了个动物就龇牙表示友好,但北京的动物凶猛程度是地球一流的,哪怕是条浑身污垢的野狗,也比外省的狗要神气许多。那汪汪的吠声里无法掩饰的透露出一些皇城根的味道。话说那一年,在一家又脏又破的似乎是纯种老北京人开办的冷面馆子里,苍蝇横飞,老板娘粘腻,一头生眵的狗伏在所谓的柜台边上看我。我诚惶诚恐的把一块肉扔给它,我的意思是说:“狗啊,不要仇视我,我知道北京是你们的北京,你很讨厌我们这些外地土鳖混混,给你一块肉,不要仇视我,我暂时居留在此,随时都会回去。”狗汪地叫了一声,好像我把一颗炸弹扔在它面前一样。老板娘怒冲冲的说:“干什么干什么?吃饱了撑得难受不是?个崩鸭子挺的傻*一样看你那操行欠戳!”我心里想这些北京人的语言怎么都是从裤裆里派生出来的?北京人这样横?北京人怎么这样和八国联军一样不讲理?我喂他们狗吃肉是表示友好啊!这时从里边走出一个北京胡同的典型形象的男子,那口与裤裆的关系十分密切的北京土话说得如同爆豆一样,他说这位狗是从法国运回来的,纯种,名种,价值起码十万元。这样的狗不能随便喂,这样的狗吃的是配方饲料,维生素、蛋白质是有数的,多一点不行,少一点不可以,你乱给他肉吃,非打乱了它的内分泌不可。这还是狗吗?我感到肚子要气破了。那狗就凭着那个死样也凭从法国进口?我们村垛旮旯里那些野狗也比它模样俊秀许多倍。于是我说:“不要吓唬乡下人,不过是癞皮狗一条。”哎哟我的亲娘,我这句话一出口,等于用火钩子烫了老虎的屁股,那男人目放凶光逼上,那女人卡着屁股喊:“解放,你替我把那小子放了血。”

我很害怕。按照宰杀牲畜的一般顺序,放血之后该是烧开水屠戮毛羽,然后是卸去头脚,开膛破肚,摘出下货,然后挂起来卖。也许明天早晨,也许明天中午,也许明天晚上,在酱肉的盘子里,在油炸的丸子里,在串肉的扦子上,就有了我的身体的一部分。想到此,脊梁一阵冰凉,哪里还有心吃什么冷面,贴着墙边,点着头哈着腰,嘴里一连串儿糟践着自己跑了。
共2页上一页12下一页